季秋无射

“射”读 yì,通假字。
不要向我安利孙翔
是一叶之秋,不是一孙之翔

玩了一段时间后的碎碎念

看了很多分析很多说法,我发现我对宰相的态度就是“我并不认为你是完全的绝对的恶,但我也不认为你可以彻底洗白白”。

我能体会你的悲剧,我能感受你当初的愤怒和仇恨,我能想象并感谢你曾经的付出,甚至我非常佩服你围绕真王与路西斯甚至可能是拯救人类于使骸的所有的计划。

但是如果我能参与这个世界,我选择帮助诺克特。如果我能选择,我选择让你死而让诺克特活。

但是也会尽力让你曾经的贡献能为人所知。不能彻底洗掉你身上的骂名,但至少让你从“完全的恶人”转变成“一个悲剧人物”。

这种感觉不是因为我们以诺克特的视角看这个故事,不是因为“我们扮演的是诺克特”从而站在主角立场。只是因为宰相在故事当中的有些做法,我感到一种我无法描述出的......不能平静接受?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喔感觉不对劲,但是那种“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就是烦你”的微妙感觉总是隐隐出现在宰相的各种场合。

当然也有可能仅仅只是因为八字不合,就是那种怎么都和不来的那种情况😅也或许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美好结局期望😞

但不管怎么说,宰相和王子都是悲剧,被命运玩弄的,无奈的,悲剧。

不打tag,免得有些戏多的搞坏我过年心情。

评论(3)